真空不是虚空,在没有离相前体验不到真空

编辑:安季浅空 2019-07-29 16:13:04

老子《道德经》讲:有无相生;万物生于有,而有生于无。这些话对学佛者来说也非常重要。我们用世间的智慧来看世界,实际被局限在识神里,识神的存在依二元而建立。也就是老子说的:“是故,有无之相生、长短之相形、高下之相倾、音声之相合、前后之相随,恒也。”

这个世界,一个事物的存在是以另一个事物的存在为依据的,用现代物理学的说法就是参照物,如果没有参照物,连它本身的存在都无法确定。比如:善恶、明暗、快慢、东西、强弱……老子看清了这一点,干脆用有和无来对照。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是有,看不见感觉不到的是无,但有里面含着无,哪怕到了科技发达的现代,还是能看到分子间,原子间,电子间……存在着空间;同样无中存在有,没有一个完全没有物质的东西存在。即便到了微量子层面,还是能发现虚空中存在事物。

想要悟道,就不能用凡夫的意识心理解佛法,所以从字面理解“空”就会让所有人堕入虚空相。这也是很多人无法悟入大乘的原因。真空在我们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,因为你的识神里就没有真空的影子,所以佛让我们离相,空有两边都不能著,才有可能体悟到真空的境界。六祖开示说:“一切无有真,不以见于真,心若不离假,无真何处真。” 下面讲一个小乘悟入大乘的故事:

鸠摩罗什在龟兹国弘法时,他初出家时所跟随的小乘师父蒲达多,在这个时候到了龟兹国来了,于是国王和鸠摩罗什一起出去迎接蒲达多法师的到来,并且罗什请师父与自己共住在一起,为师父说《德女所问经》——也就是德女所请问的大乘佛教的道理;用这个方法来度师父,由二乘法进入到大乘的实相法门。经讲完了,他的师父仍然无法体悟罗什的用意,就问他:“你觉得大乘的佛法有什么好处吗?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呢?你舍弃了小乘而改学大乘,大乘的教义不就是讲空而已吗?空就是什么都没有,既然什么都没有,那你学它有什么用呢?所谓的空,就是本来就已经都空了嘛!那又何必要学呢?”

鸠摩罗什回答师父说:“这个空里边才能够有‘有’,真空里面有妙有,空中里面才有妙有;妙有里面也就是真空。大乘佛法才是究竟彻底的佛法,不像您教我的二乘法有那么多的名相之学,太过于拘谨反而得不到解脱。”

师父蒲达多就说:“啊!我用一个譬喻说给你听吧!譬如有一个痴狂的人,请了织布的工匠来给他织绵布,织好了一匹布,他一看就说织得太粗了。重织!这个工匠呢就只好又织一匹更细的布,就这样子最后织了很多次,可是这个痴人还是不满意,总是说:‘这还是太粗。’最后织布的工匠干脆用手指著虚空,对这个愚痴人说:‘织好了!织好了!你看!这是最细的棉布,就在虚空当中,你看到了吗?’愚痴人看了一下,就说:‘没有啊!虚空中没有绵布啊!’工匠就说:‘有啊!有啊!虚空中的棉布是世界上最精最细的,因为它太微细了,所以连我这个工匠,尚且不能以我的肉眼得见,至于你呢!当然是看不见啦!’愚痴人一听,认为说:‘喔!绵布已经在虚空了。’于是就赏给工匠很多的钱。

所以其他织布的工人也跟著用这种方法,来骗这个愚痴人;每个人都说:‘我的棉布是世界上最细的,它就在虚空中。’所以愚痴人又给出了很多的钱,左一个、右一个,都是这样来骗钱的。所以徒弟呀!你所说的大乘法,说一切皆空,说空里边才有妙有;但是你却看不见那个妙有,因为根本没有那个妙有,那是骗人的。跟这个比喻是一样的,空就已经空了,根本就没有什么妙有。”也就是说,蒲达多认为佛法都是一样的,就是断灭了五蕴、十二入、十八界就叫作空;既然已经空了,又哪里来的妙有呢?大乘佛法中所谓的真如妙有,完全是想象出来的、是骗人的,所以大乘佛法只是在那一边画蛇添足罢了!因为法界中根本没有那个真如妙有啦!

鸠摩罗什就回答师父说:“不!不是您所想象的那样的,真如本源是众生真实的所依,也是真实可证的,并不是虚妄想像出来的。”于是就对师父说了很多大乘的妙理,就这样子师徒之间来来回回讨论了一个多月,罗什也传授了师父一个多月,最后终于让蒲达多心开意解,了解到大乘的教法真实不虚;这时候,师父在罗什的帮忙之下,终于明白了大乘真空妙有的道理了。自己知道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,所以蒲达多就说:“感谢您教导我真实佛法的道理,从现在开始我要拜你做师父了。”鸠摩罗什回答说:“不可以!以前我拜你做师父,你现在不可以又拜我做师父。”蒲达多说:“不!我是你的小乘师父,而你是我的大乘师父;各有其师,各有其乘,应该是要这样子的。”他这样一讲,鸠摩罗什法师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,就收他的师父作徒弟了。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henkongw.cn/zkrcl/728.html

网站地图